您的位置:首页 > 互动空间 >> 编辑部吹风
 

大白杏

2009-7-1    来源:青鸟报
 

又到了大白杏上市的季节,北京人爱吃的大白杏摆上了许多家庭的餐桌。

大白杏营养价值很高,是老百姓常说的“真杏”,也就是说它有又大又白的甜杏仁。有人实验过,吃二十几颗甜杏仁很舒服,而吃上几颗苦杏仁就容易招来头疼。

小时候,家里有棵大白杏树,树的四面有古楼、厅房和高大的院墙,为了寻找阳光,大白杏树鼓足了劲往上长,最高处的树梢离地有八米多。

这棵杏树高大挺拔,应当是杏树里的巅峰级。它教会了我爬树,培养了我的登高胆量;还经常招引来小鸟,让我认识了漂亮的虎皮鹦鹉、黄雀和画眉。在这棵树下,我的小伙伴们经常“掀竿而起”,成立“革命队伍”,抓“特务”。宽大的树荫下,大夏天也能让人安心读书。粗大的树干,让我懂得了树胶,看到了害虫,知道了雨前蚂蚁往上爬,学会了树下摸响蝉。

由于缺少肥和蜜蜂,杏树开花很多,大白杏结果却很少。我也曾象征性地为它松土浇水,但树大根深,起不了多大作用。每年暑假开始,大白杏就熟透了,调着人的胃口,走到树下,免不了要抬头数杏子的个数,看它们的颜色。

其实,从它们春天挂果开始,我们就吃,一路吃到它们成熟,苦、涩、酸、甜慢慢走来。真正到它们成熟时,剩不下多少了。白玉般晶莹剔透,水份十足,有的还被太阳晒红或晒黄了,颜色格外美丽。

收获时,孩子们通常的作法是一人上树用小木杆打,另一人在树下仰面朝天用手接,接准了是高兴;接不准的,要么打在了鼻梁上,要么直接掉到地上,洒出一滩杏汁,沾上一身泥土。那个时候,捡起地上脏兮兮的大杏,用衣角一擦,直接放入口中的感觉,不亚于吃人参果。

大人们的办法要好多了,有人拿长杆打,另外的人撑开床单接,不易摔裂。也有杏砸杏把杏汁溅到床单上的,那杏汁中的杏黄就洗不掉了,因为杏黄是一种天然的染料。年复一年,我们家干脆就用一条旧了的床单专门用来接杏。

真的,赏杏花、吃杏肉、吃杏仁,玩杏核,还有在杏树下聚朋友,大白杏给了我极为丰富的童年和少年,大白杏树陪伴了我从上小学到高中毕业的全部岁月。

以后,城市改建,家乡的大白杏树被园林局挪了,但我珍藏了关于它的生活记忆和黑白照片。

都市

[关闭窗口]
乐乐棋牌 大富豪棋牌 安徽快3 <兴和县>| <西藏>| <五峰>| <三门峡市>| <五台县>| <韩城市>| <普宁市>| <佛教>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