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互动空间 >> 编辑部吹风
 

“我是共产党员!”

2009-7-1    来源:青鸟报
 

不需要问他是谁,他是名符其实的北大青鸟人,他受党教育多年,是组织上入党、思想上也入党的那种中共党员。

一个雷雨天,他外出办公事,两地间只有十多个公交车站的距离,他不开车、不打的,刷4毛钱就上了公交。

上车收伞,没想到车里更加风大雨疾,除了司机和售票员头顶上的天棚,天棚上的其它天窗都大开着。

车里为数不多的乘客,龟缩在各个角落里,有的女孩把裙摆撂到了腰间,不顾了羞耻;有的西装革履的“男子汉”高抬着双脚,怕车内溅起的水花打湿了鞋;更多的人是紧握雨伞,构筑起一道谢绝通过的风景线。

出于本能,他随口向售票员告急:“师傅,该关天窗了,雨太大了。”

售票员迅速回应:“是啊,可是我抓不着,看看谁能关?”但她马上又补了一句:“我说过几遍了。”

权当她说的是真话,但别人不动,司机师傅也应停下车帮上一把呀。没有,看样子是铁路巡警各管一段。也许人家司机大哥在说:“你开不了天窗,干什么公交售票员啊?”
雨更大、风更大,电闪也多起来了,公交路线左拐右拐,弄得车厢里前后左右都没有避风港,一个移动中的大金属壳简直就是雷击的良好附着物,说不定球形闪电会十分知趣地由其中一个四敞大开的天窗口“从天而降”,电烤满车人。

此时,他放下手中行李物品,几个纵跳,从前到后一连关上数个天窗。就在最后一个天窗砰然关闭时,一个强电闪把路边的树干照得通明,一个炸雷随即在车边打响,全车人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一会儿,车厢里的乘客把伞收起来了,还有人拿出自己的卫生纸把邻座椅子的水迹擦干,互相交流眼神,开始熟悉起来。
他坐在那里,核查了包里的文件有无被打湿,然后眼望窗外,确定还有八九站才到目地地。他发现车里的眼睛都在盯着他看,后背上热乎乎的。他回头望了大伙儿一眼,笑笑。
售票员递过毛巾,请他擦擦头发。他说:“谢谢!大部分是干的,不用了。”

他心里觉得刚才没有什么英雄壮举发生,只是当时自己心里坚定地、默默地喊了一声“我是共产党员!”。

红旗

[关闭窗口]
广东11选5 安徽快3 <临泉县>| <石家庄市>| <五大连池市>| <荆州市>| <革吉县>| <磐安县>| <郑州市>| <南安市>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