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综合报道 >> 综合报道
 

一只蜜蜂(散文)

2014-6-12  来源:青鸟报

猛地,一个在地上打转的小东西进入了人的视线,两个对称的黄黄的点,还在振动的翅膀,再熟悉不过的昆虫了,那是一只可怜的工蜂。只是它仰面朝天,被蚂蚁的大敖死死地钳着,向只有那只工蚁才知道的死亡洞穴移动而去,并且是借助它挣扎的力量克服其重量与地面的摩擦阻力。

两个黄黄的点是刚刚采集的花粉,饱满得如同战机机翼下的副油箱或弹仓,那是它竭尽生命的最后力量采集的;也许每次的采集劳动是依据习惯的,只是这一次它没有意识到生命终结的来临。

其实工蜂的使命就是劳动,也许是出生之前就被注入了程序,无论打扫蜂房、采蜜(花粉)、喂蜂王和幼蜂、轰赶雄峰,还是跟随新的蜂王另立门户,都乐此不疲、无怨无悔。你看看高速公路上行驶的汽车前挡风玻璃,春末、夏季、秋初,哪天不是挂满了蜜蜂的尸体,但几乎只都是工蜂。它们的DNA里大概只有拼命工作,再没有别的,所以不会躲避风险、偷奸耍滑、偷工减料、贪污受贿、中饱私囊,而最后满足蜂房的需要、养蜂人赚钱的需要和人类消耗蜂蜜的需要。

由于蜜源离蜂箱蜂巢的超远程,由于蜂群之间的竞争,也由于花期的短暂,也许工蜂每次采花粉都要超负荷。超载得几乎不能够起飞,或虽然起飞了却不能灵活机动去应变风的切变等挑战,以至于稍有不慎就栽下地去,摔腰折翅,再也无力起飞。

一旦工蜂不幸,就是另一种昆虫的大幸,蚂蚁就凭空攫取到黄金了。死于辛勤的工蜂被辛勤的工蚁咬住,不停地拖着,耗尽生命的最后,由死亡洗白记忆。但是可以相信,到生命的最后一刻,工蜂都没想到要倾弃两肋花粉而逃生,以至于最后工蚁双丰收。也可能工蜂在生命的最后大彻大悟,觉得辛勤不如偷生,但后悔晚矣。

也可能工蜂拿最后的气力在讽刺工蚁:小子不要得意,看你累得满身“大汗”,你怎么死法还不清楚呢,如果因为半路上与别家的工蚁发生撕抢,会死无全尸的。如果拉我这么个庞然大物进你们家门,造成道路堵塞,还不知怎么挨骂呢?总之一切都是后话,我勤奋一生无怨无悔,公而忘私死得其所,我的躯体再渺小,老天也能看到。也许这世上最大的讽刺是勤奋廉洁给贪腐作嫁衣裳,但我的勤奋终结在工蚁这样另一种生物的勤奋传递上,所以我最后的挣扎与轰鸣是勤奋世界的颂歌。

它也许会凄凉地说:工蜂都是累死的,我们是敬业者,希望善良的人们不期望这样。

它也许会知足地说:可敬的人类,您不是也看到了吗?对我,您已经动用勤奋的大脑思考了,拿勤奋的笔耕耘了,给了我勤奋的评价。试问,世上哪一只工蜂死后会得到这样一篇洋洋洒洒的祭文啊?我作为一只工蜂,确实赚了!

其实,它很幸运,它真的不是一只普通的工蜂,它是精灵,它需要歌颂而不是救赎,那一刻之后,人类已记得了它。

李启龙

[关闭窗口]
广东11选5 安徽快3 <凤山市>| <沁水县>| <庆云县>| <合江县>| <饶河县>| <苏尼特右旗>| <泰宁县>| <会同县>|